Blau feUer

南极企鹅和她的小甜饼工厂

挖出了和我长的一样的大粽子怎么办,急,在线等(写个黄段子)

写点黄段子
一般我写黄段子了就是想坑(你们拦拦我,拦拦我)
没有具体剧情,就不扔正文里了
想写原著那种又俗又贫又时代的风格,因为一脑子污水,成了下三流黄段子了,宿醉那款的,慎入,慎入,真挺下三滥的



胡八一和雨化田确定关系之后的某个日子。

胡八一在和王凯旋喝酒。

王凯旋挤眉弄眼地朝着胡八一笑。

胡八一放下杯子。

“我说小胖你究竟在笑什么,不就吃顿涮羊肉怎么还笑得这么骚情了。”

“欸我说,你和那粽子见天儿睡一起,被吸了多少阳气啊,看你这黑眼圈,左一个占了妇女撑起的另一片天,右一个鲸吞你这陈年老脸的半壁江山,一滴精十滴血,悠着点儿大兄弟。”

“去去去王凯旋你这嘴儿到底还有没有把门的了。”

“胖爷就没管过嘴上的门把儿,胯下的管好就行。你说那粽子长的和你似的,怎么就晒不黑呢,同一张脸凭什么他就招小姑娘,合作社要是有八百斤粮小姑娘看到他能给他七百九。”

“和你说你胡爷爷长的好,我插队那会儿,随便出个门都是全村大姑娘大妈十八里相送。”

“得了吧你个狗嫌的东西,算了,喝酒。”

胡八一和王凯旋倒满一杯白酒,王凯旋搁嘴边儿滋溜了一小口,眼也不抬的问,“就你家那大白粽子,抱着啃的时候你不跟啃镜子似的?胖爷我是有品的人,但是也不得不好奇你俩平时是不是铁杵相击为尼姑磨的豆腐做搭配啊。”

胡八一被这孙子噎了一记,白酒的辣一下子反到眼上,硬是挤出一滴生理盐水。

王凯旋大惊,瞪着眼看胡八一,“不是吧老胡,不要告诉我我看错你了啊!”

胡八一憋下那滴鳄鱼眼泪,“小胖我有的时候是真的恨不得给你盖个钢戳支援西部送给那缺年猪的父老乡亲。”

赶巧儿,这个时候大金牙缩着脖子进来了,制止了兄弟阋墙的大戏,“嘿胖爷胡爷。”有的事儿不足为外人道,何况大金牙才灌了两杯黄汤就喝大了,搂着胖子唱起了一棵小白杨,胖子也没和陈瞎子似的有辆拨了奶子,只好手动送大金牙回潘家园儿。胡八一把剩下的羊肉片儿包了个溜圆,回家摸白米枣泥大粽子去。

要说王凯旋有点真没说错,胡八一家这粽子是真的白,而且和粽子里的糯米似的,透白。胡八一本来觉得革命者永远年轻,要去和革命前辈谈笑风生至少还要那么些年,没想到封建主义势力反攻倒算,他没抗住这红衣大炮打出的糖衣炮弹,腰也不大好使起来,提前感受了一把上了年纪的感觉。

胡八一回家刚一推门,就看见雨化田捋着猫看他,这猫就一野猫,因为长的好时不时被雨化田带回来捋毛,胡八一一看这架势,外加和王凯旋喝的真有点上头,差点跪下喊句娘娘吉祥。

万幸墓里来水里去的多了,他及时感到不对收了口。雨化田也没说什么,只是倚在沙发上,连胡八一这种没文化的也不住想吟两句侍儿扶起娇无力……等下。

“你自个儿没清理?”

“……”

“那出门前还不让我清理?”

“……”

“哎呦我的雨大爷啊,我和Shirley真的是纯真的革命情谊,你都通过这么久了,怎么还没事儿拿这个折腾我啊。”

绕是雨化田也被这人的脑回路打败了,Shirley杨简直中了击穿地心的一枪,不得不开口和这人解释两句,“谁和你说这个,上午卖的那瓶子,亏了多少啊。”

“赚了一大笔啊。”

“你说说和最高能卖的差了多少,连朝代都能认错,马进良好歹是西厂第一高手,见过的好玩意可不少,这个让他过过眼,价钱也不会差的这么离谱。”

胡八一一听这人名字浑身难受。

“甭提这人行吗?”

“你不乐意吗?”

“不是,就是我觉得我和你也没那么熟,这生意上的大事儿也不能就这么和你聊,不如我俩去找个地方先升华一下革命情谊,再谈怎样?”


【自由脑补,元旦快乐】

评论(22)

热度(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