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极企鹅和她的小甜饼工厂

【绣春刀2】莉安食堂(二)

一走这里   
还是现代au,吃饭的故事


 
上回说到,这沈炼家的猫也是年方二八一十六个月,花季少猫,也差不多到了进宫的年龄。把猫送进宫这事儿对沈炼来说是个艰难的决定,作为一个文艺青年加忠实猫奴,他从猫到他家的第一天就开始畅想猫的一生,还没动手术呢就开始想他这猫进宫后万一激素不足了发福了怎么减肥,如果因为他送它进宫生气了怎么逗乐,每每至此,抚掌长叹,连眉心的川字纹都快以秒速五纳米加深。

和沈炼不一样,裴纶对这事非常喜闻乐见,不光是因为这猫不是他的主子,他可以站着说话不腰疼,也不光是因为他暗地里是个反猫复狗的义士,根本原因是一山不容二猫。虽然他经常被说长得像猫(还是橘猫),但是他保证和沈炼家里那主子绝不是一个品种,都当了仨月邻居了那猫才不向他哈气,说什么也不能和它相处良好了。

于是裴纶不顾沈炼还在内心挣扎,拼命攘他:“欸,咋还不送这猫去赵公公那儿啊?快点儿去吧,拖久了对猫不好,再说啦,去了咱们这儿可就有三个公务员啦!”

“你等我再考虑下。”

“憋考虑了,有什么好考虑的!择日不如撞日,就明天了!”

结果这个明天还是没能去,那天一大早,沈炼叼着牙刷刷微博,就看到微博上有人贡献了这么一招——“如果你要主子进宫后和你不心存隔阂,需要成为一个戏精”,于是他紧急联系赵公公,恳请他上门取猫。

一般来说宠物医院是不提供上门取猫服务的,但是沈炼和这家宠物医院的院长熟悉,这人看在这点答应了。这个答应的人就是赵公公。其实赵公公不是公公,毕竟现在也没这个编制了,他大名赵靖忠,新时代猫三狗四方面白衣天使宠物医生一名,绝育手术做的十分之好,保证一刀两断,绝不留根,甚至有次还收到了缺心眼儿家属送来的红丝绒滚边大锦旗——“为民割鸡”。

沈炼和赵靖忠约好在公休日上门取猫,没想到这祖宗未卜先知,在四合院里上蹿下跳的,不是猫,根本是个四脚着地的活猴儿。等捉着猫,俩人还得演戏,演了一出沈炼大战赵靖忠,绣春菜刀大战鸡毛掸子枪,这戏演的,俩人隔空二十仗,可最后还要演受伤不治,不能救驾,只能说受伤原因可能是may the force with zhao,最后大反派赵靖忠拎着猫笼离去。动完手术,过了麻药,戴完伊丽莎白圈,准备回家,这一系列流程结束,已经是华灯初上,从赵靖忠到沈炼到裴纶,有一个算一个,都没吃饭,腹内空空。

“我说沈炼,我陪你演戏抓猫,你必须得请我吃顿饭吧?”赵靖忠搭上了沈炼的肩。

“可以,你想吃什么?”

“来碗猪脚面线去去晦气吧!你看你这猫把人家挠的这样子,你必须亲自下厨啊。”裴纶搭上了另一边。

几个人在回去的路上就把猪蹄买了,回家第一件事就是先放猫,可猫受了刺激,死活不肯出来,也不能掏,一掏就伸爪子。沈炼逗了半天,在两个饿鬼的催促下,只好放弃猫先去烧饭,可这一路走的,一步两回头,跟跳探戈似的。

锅还是上次那口大黑锅,做法不一样。沈炼把猪蹄料酒冷水香料一股脑丢进锅里,烧开水,再闷煮几分钟。虽然这时候天气已经开始凉了,但是守着灶台还是热,沈炼都觉得自己也快热熟了。

等猪蹄差不多了,沈炼把猪蹄捞出洗净切块,冲了冲锅,擦干净爆香了葱姜蒜八角香叶桂皮辣椒,留下油,把冰糖炒化了,再倒进猪蹄翻炒上色,倒进生抽老抽料酒,最后加水没过,烧开后盖上盖就往外走,再不走熟的比猪蹄还早,结果在门口迎面撞上了裴纶。

“你干嘛,还没有可以吃呢。”沈炼狐疑地看着这个人。

裴纶摸了摸头,“这不是早上还剩下俩鸡蛋么,我寻思着也一起红烧了,以形补形,猫不能吃咱们能吃啊,给它云补一下,云补蛋。”

沈炼给这人噎得说不出话,去院子里找赵靖忠侃大山了,当然他没有发现一件事,猫早从笼子里跑出来了,正在暗中观察他们几个。

聊了大概一个小时,裴纶先等不及了,“欸我说,差不多了吧?”沈炼看看表,真的差不多了,就准备去开锅盖,裴纶没跟着去,上楼找他那蹭饭专用碗了,远远蹲在楼梯上露个头往下喊,“欸沈老师啊!别忘了猪脚面线!快点下面给我们吃啊!”说完就哈哈大笑。沈炼懒得接这无聊梗,烧开水,下面。在面将熟未熟的时刻,他家暗中观察的小黑出来对着他的脚脖子就是一爪——

——你这个里通外国的东西!割我蛋的那货咋还在门口等着吃饭呢!

沈炼吃痛,连关火都给忘了,蹲下来还没看伤口就先给主子陪不是,这一下坏了,等他想起锅来,面线早成了面线糊了。不过也能吃,裴纶和赵靖忠对视一眼,各自装了一碗面线糊,然后,先一人夹了一块猪蹄。这猪蹄虽然煮的时间不算很长,但是已经足够软烂,一入口,红烧的带着咸甜味的胶质就在嘴里留堂,让人忍不住再咬一大口。猪蹄再怎么样,还是有一点肉而不是纯粹胶质的,这肉就像是吐司里的葡萄干,点缀的恰到好处。虽然面烧烂了,但是这红亮的猪蹄一出,谁还管那个呢。裴纶扭头一看,沈炼还在逗猫呢,赶紧拉着赵靖忠,俩人把整锅猪蹄端跑了。

要说这人性还是赵靖忠更好些,他看到沈炼的低气压都快具象化了,还是记得招呼他一声,“沈炼!你猪蹄还吃吗!”(“别喊他呀咱俩先吃光了再说。”)

“不吃了!”

唉,爱猫者,同予者何人!

 
 
 
 
 
 
一个很可怕的事,这玩意我其实写过大纲,一共大概六七篇,我其实懒得写了,但是今天小周老师太帅了,我决定怎么着也要把修川都写写才行,前面先水一下接过去。

评论 ( 5 )
热度 ( 31 )

© Blau feU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