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au feUer

南极企鹅和她的小甜饼工厂

一个相声段子(挖到大粽子番外)

说好的番外,胡王两人讲故事,和BVS一样的PG级(。然而依旧是胡雨水仙。
设定偏向现代
继续OOC
春节前写的没想到拖到了情人节(情人节发什么贺文啊我一条单身狗就要215发嘻嘻嘻嘻)
   




     
   
王:大家好,给大伙儿拜个早年。


胡:是的,早点拿个红包。


王:你看,有的人他就这么功利。


胡:没办法,过去一年,添丁带口的,支出大幅度上涨啊。


王:是的,我们这位胡先生,去年刚刚拉好了西皮。


胡:诶,cp是这么用的啊,我还以为我俩是CP呢。


王:呸,谁他妈要当你CP,不揽镜自照看看自己长的和奔波儿灞似的,再看看我,玉面浪里小白龙,能和你那官配相提并论吗?


胡:对不住了大家伙儿,我们这儿过年早伙食好,硬生生把小白龙喂成肉虫了,想看小白龙的大伙儿自由心证一下。


王:这个揭过了啊,揭过了,我们来讲一点有意思的,比如胡先生的婚姻生活。


胡:你知道什么啊你,而且你看这人,三俗。


王:三俗什么啊,分享一下正常生活,你家那位给你泡个泡面你还开光上供舍不得吃分享天下呢,我唠两句怎么了,何况又不是那些一颗赛艇的东西,I'm angry!


胡:好吧好吧,陪你聊聊。


王:好嘞!和大家讲啊,胡同志以前是和我住一起的,自从确认关系,就搬出去住了,人好讲究品味,买了一个小平房,带一小院子。


胡:是的,定居了总是要讲究点儿。


王:胡先生有个朋友。


胡:姓杨。


王:杨小姐。


胡:你这口气不对,一两个异性朋友不是很正常?杨小姐和你关系也不差吧?


王:很正常很正常,说杨小姐啊,是个ABC。


胡:诶,华裔。


王:有品味。


胡:是的。


王:摄影师,走南闯北。


胡:心怀远大。


王:可惜遇上了胡八一这么个王八羔子。


胡:你怎么说话呢你!


王:所以遇上了胡八一这个好朋友!好朋友!


胡:这才差不多。


王:杨小姐走南闯北,在家的时候少,家里是极简风格,但人家品味好,胡八一看了特别心动。


胡:是的,好看哇,我家那位好干净爱清净。


王:胡八一这个心动,准备也走这个路线。


胡:不行吗?


王:行!特别行!但是这人画虎不成反类鳖。


胡:怎么反类鳖呢?我也没照着你爸爸装潢啊?


王:你这个人,我就是形容一下你装修得跑偏大了,设计师来找胡八一:“诶,胡先生,你看你这平房啊,不大适合极简,不如改成美式田园?”


胡:也行。


王:有个问题。


胡:怎么。


王:快收尾了。


胡:这怎么改啊?


王:(塑料普通话)先森你不要着急,我们主要是给您做一做这个院子,营造一种幸福感觉,房间里我也有办法,您缩您另一半不喜欢花墙纸,可以啊,我们装几个射灯。


胡:装射灯干嘛啊。


王:(塑料普通话)射灯的黄光看起来温馨一点点啦,我们这摆几个花瓶,看起来就田园了不是?


胡:行吧行吧这么先弄着。


王:蹭蹭蹭这就可以收房了。


胡:激动。


王:胡先生领着这另一半进了房子,他都没和人讲这个事儿。


胡:一个惊喜。


王:俩人进门一看,结婚照当当摆在正对门,俩人黑头发白衣服灰背景。


胡:怎么白衣服?


王:婚纱啊!继续讲。这结婚照将将儿摆在眼前平台上,嘿!这平台好看,做成上凸画框样式,一个射灯照着结婚照,左右两瓶黄色康乃馨,开的特别好,和菊花似的。小雨激动的浑身颤抖。


胡:我另一半姓雨。有这么激动吗?


王:⋯⋯然后把他打了一顿,都送解放军医院去了!


胡:诶呦喂!


王:胡八一出院一看,家里多了一个人。


胡:什么人。


王:雨先生他兄弟。


胡:发生什么了?


王:在兄弟姓马名进良,本来开了一家大排档,生意特别好占了半条街,人称大档头。没想到天有不测风云,当地派出所集体在他们那儿吃的食物中毒,赵局长都拖去洗了三遍胃。


胡:诶呦喂!


王:然后就开不下去了,投奔兄弟来了。


胡:应该的。


王:人家也有一技之长。


胡:什么啊?


王:人家特别会弄园艺,以前在厂里上班,厂花都被养的特别好。


胡:我听着不对劲。


王:人家一看胡先生后院这紫藤架,和胡先生说:“兄弟,你这紫藤架种的是葡萄啊,还是钢筋水泥的葡萄架。”


胡:算了算了。


王:人家是真有本事,葡萄爬满葡萄架,映得胡八一家天花板绿莹莹的。


胡:更不对劲了!


王:胡八一有个前女友。


胡:谁没有一段情,断了就是断了,现在还是好朋友呢,你别他妈乱讲。


王:是是是。前女友小姐叫丁思甜。


胡:老一辈比较古板。


王:是个混血,分手之后就住法国去了,回来是胡八一另一半接机的,上来就逮着人biaji一口。


胡:这是啃呐!


王:胡八一我想死你了!


胡:我和我另一半长得比较像。


胡:但是听这动静小丁是和冯巩老师长得像啊?


王:雨先生有点不开心了,人家不大了解法国民风。


胡:比较奔放。


王:大档头给胡八一发了一个短信——你家这钢筋混凝土葡萄架倒了。


胡:听着太可怕了。


王:胡八一吓得往回赶,脸色煞白进门腿都是软的看着生生矮了半截。


胡:火气比较大。


王:见到人扑上去在脚边哐哐三个响头。


胡:胖子你借机埋汰人啊。


王:磕完头想给人一个拥抱——哐——————


胡:怎么了?


王:撞穿衣镜上了!


胡:白磕了啊?!去你的吧!


胡&王:谢谢大家。









   


   


    

再贫下去没人信我是南方人了(捂脸)


评论(43)

热度(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