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极企鹅和她的小甜饼工厂

挖出了和我长的一样的大粽子怎么办,急,在线等(二)

⋯⋯太久没更新我自个儿也有点忘记剧情⋯⋯
短更一发⋯⋯快进了剧情⋯⋯这一段没什么意思⋯⋯
接下来迎接大档头出场(三胖鼓掌.GIF)



“欸老胡,你把这粽子,阿,不,厂公大人,带回来是想怎么样啊,这人该怎么处理你可得想辙,你这种家里连耗子都养不活的家伙,还想养这么大个粽子?你是要怎么办呐,早晚换两片粽子叶,晚上换一换糯米芯儿?诶呦那你小心点,换糯米的时候别把人跟你那小金鱼儿一样换死咯。”胖子拎了瓶啤酒和胡八一扯皮。

“我怎么知道怎么办那,好歹人家也给了颗珠子当路费生活费,现在还有一笔结余你就别逼逼了。”

“胡八一你什么时候这么讲道义助人为乐三好学生了?来让我捏捏脸,是哪儿的白骨精装的啊?”

“你想想人家拿出那的三把剑!”

“啧,也是,强权就是公理啊。”



话说这胡王两人一不小心挖出了雨化田,本想把人给抹了抢了东西走,折俩黑驴蹄子也算赚,没想到这粽子战斗力太高,俩人加一起这四舍五入也有一吨的肉也没能战的过那三把剑。

毕竟俩小孩捆一块儿也不是一身强体壮二瘸子的对手是不是这个理?

不过可想而知,一个刚刚死而复生的家伙是没有身份证明五险一金的,于是俩人发扬了社会主义(被迫)互帮互助精神,把雨化田给带了回去,大金牙给他弄身份证明的这段时间,雨化田暂住在胡八一家,胡王两人简直痛不欲生,恨不得回去掐死把人挖出来的自个儿。

讲句实话,雨化田好歹也是亲自闯过江湖吃过苦的人,再加上社会在发展时代在进步未来在召唤,这现代生活条件比几百年前是好了不知多少倍,然而胡八一王凯旋两个人是沙里来土里去的汉子,这家里卫生条件就比较堪忧一点,杰瑞可能没有,小强倒是已经成家立业了。

所以俩人带着雨化田刚一到家,连饭也没吃,就被逼着打扫卫生。从此过上了一天按着饭点儿打扫三次的幸福生活。



王凯旋扶着腰,觉得自个儿还在这三十啷当岁最激情燃烧的岁月腰椎间盘就要告急,忍不住捶了旁边也是灰头土脸的胡八一一把,“老胡,我承认,我这辈子做了很多错事,但是最错的肯定是认识你。”

胡八一横眉竖眼,“小胖你这话说的我就不爱听了,你拍着你那肉脂四溢的胸告诉我,是谁提议的去那荒地倒斗,是谁升的棺,没发财能赖我头上吗?”

王凯旋眉毛一撇,“胡八一,我倒是敢拍胸脯,你敢不敢看看人厂公的脸?你看看他那脸,和你拷贝了似的,你当初还敢喊大姐呢?这活脱脱是你妈啊!哎呀真是物异时移,当年伯母还温柔轻抚我的头,没想到现在就使唤我做值日了,太心酸了,全是生活的滋味。”

“小胖你是越活皮越痒了啊?人家都说一入江湖岁月催,妈的我身为堂堂摸金校尉这两年还是这样一定是因为还没入江湖就遇了你个碎催。”胡八一用抹布甩了胖子一脸。



雨化田被这俩还在他眼皮底下就敢瞎吵吵的傻逼气的简直要发笑,就在他快要掏剑的当口,电视转播起了新闻——别怀疑,电视确实是个好东西,特别方便某些回魂人氏了解生活现状——电视播报员充满激情地嚎,某地发现了古代墓穴,并且得到一具保存状况出奇良好的棺木,正在运回研究基地,很可能带来巨大发现。

雨化田本来没多在意,播报员语气激动然而语焉不详,然而画面上可能是误拍到的棺木一角引起了他的注意。

“这个纹饰,难道是进良?”







是个人就比我文笔好,比我不OOC,感谢继续忍受我(比哈特)
所有人都脱线没脑子是我的锅,关爱智障作者从你我做起
这一段厂花的存在感还是不高,让我在拯救大档头行动里刷一把(握拳)


妈哒!发送失败我还以为我已经更新了短小君(土下座)
想改长一点儿反倒删了一段(扶额)
明天就努力把胡王说相声(cp还是胡雨啦)肝出来,本来想拖到过年呢(并不需要自豪)

评论 ( 10 )
热度 ( 59 )

© Blau feU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