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极企鹅和她的小甜饼工厂

【震京】野生动物学家和熊猫精(全)

补全计划go on


老烂尾楼完结(变成完整烂尾楼)


其实我本来想坑了这个的


被大大炸出来了


日常向


渣文笔哦哦西


填坑撒土攒RP


——————————————————————————


        张先生觉得自己一定是脑子坏了才会自己一个人背上观测器材就跨越中国,跑到四川来拍熊猫,一定是被霉神附体才会整整三天,在这片据说有熊猫频繁出没的区域里连根熊猫毛都没见到。


        张先生中途无数次想要放弃,但每每在这时,张先生都可以发现几坨新鲜的熊猫便便。反复几次,张先生深深的觉得自己受到了挑衅,决定一定要逮到这只可恶的熊猫。


        但是很显然,今天霉神依旧是常伴张先生左右。


        当张先生回到露营地的时候,一瞬间没绷住自己衣冠禽兽(划去)温文尔雅的皮子,深深地卧槽了一声。他的帐篷里那一团黑白色的不明物体是是熊猫吧!为什么还在翻他的包!


        也许是张先生的目光过于炙热,那团黑白胖子大发慈悲地转了个身,让注意到它手里彩色包装袋的张先生又深深地卧槽了——我都要费力才能撕开的牛肉干它的胖爪子是怎么拆了包装的!


        那只熊猫明显注意到了张先生的目光聚焦在自己手上——等一下!它是不好意思地挠头了吗——然后迅速地冲出了帐篷,张先生还恍惚看到了两条短腿摆出了一个跨栏动作。等到张先生反应过来,他只能看到一个矫健的胖背影了,以张先生的速度,绝对是追不上的。


        张先生默默进了帐篷,看到被翻出来的一排牛肉干,忍不住自我安慰——算了,就当用牛肉干换了张功夫熊猫现场版的票子吧。


        张先生这一夜睡得不好,不过如果他能在这月黑风高的荒郊野外睡得香那他一定不是凡人。所以当他听到外面传来奇怪,他深深地惊悚了。   


        作为一个帅比,张先生有着主角的自觉和充分的作死不会死的自信,于是,他悄悄地拉开了帐篷拉链往外看。


       张先生的帐篷很小,小到恰好可以放下自己的睡袋,所以睡觉的时候,他把包绑在了外面的树上,自信一般的动物不会想到翻这样一个包。可张先生现在清清楚楚地看到外面的树上有一个白色影子——无神论张先生并没有第一时间想到鬼,他觉得是熊猫——不过他定睛一看,发现是一个白衣青年,顿时大惊失色,掀开了帐篷门就要往外冲。他自认荒野求生多年,救个人也不会从树上掉下来,但那个年轻人就说不定了——对,张先生就是这么一个富有共产主义人道精神的台湾资本主义汉子。


        张先生手脚麻利地爬上树,那个年轻人好像因为他的动作受了惊吓,从树上跳了下去,张先生当时就震惊了,手不知怎么一滑,从树上掉了下去。他正想着世界你好世界再见的时候却被稳稳地接住了,那个年轻人动作迅捷却怎么看怎么奇怪。张先生心里的弹幕刷了满屏,为什么这剧情这么八点档为什么已经是八点档剧情了接我的动作还不是公主抱为什么这个姿势怎么这么猎奇。


        张先生看看这个把他抱在怀里的年轻人,心里是奔腾的羊驼,因为他清楚地看到那个年轻人白色衣服的口袋里露出了一条牛肉干,看包装颜色似乎就是他丢的那一种。张先生脑内又爆出了弹幕,难道我看到的不是熊猫是染成熊猫的松狮吗!叼肉干给主人吃!然后他就发现自己已经喊出来了。


        年轻人很明显被他的话吓到了,默默举起了一只熊爪。


        卧槽!熊爪!


        张先生一下子燃烧了小宇宙,一步窜出去五米,警惕地盯住年轻人。仔细地想着自己虽然到了四川但是应该没跑到九寨,那么眼前这是什么玩意!


        年轻人软软地开口了:“你好,我是熊猫精~”


        难怪了。


        难怪什么啊!熊猫精什么的哪有这么就说出来的啊!熊猫不是产自四川为什么说京片子啊!不要忽悠新时代的大学生啊!我说的是台普也可以分辨川普和京片的好吗?!


       这个时候张先生的内心是崩溃的。


       但是,张先生作为时代的勇士,还是勇敢的伸出了手——


       张先生:“你好,我是张震,1985年生人。”


       年轻人:“你好,我是吴京,1945年生熊~”


      ?????????!!!!!!!!!


        张先生在很久以后也没明白,自己是怎么无视达尔文老先生的长期教诲,无视不管是哪个党的指导思想和发展观,无视自己的本职工作,无视自己碎了一地比玻璃心碎得还彻底的世界观,投入神秘学的怀抱,被那只熊猫精拐跑了的。


        不过这些都是小事,最不科学的事是熊猫居然有身份证!还是北京户口!朋友!你是怎么混过人口普查的?!朝阳区人民还没有发现你么!


        所以当张先生发现自己已经登上了通向北京的贼船啊不是飞机的时候,他在大夏天里也感到了寒叶飘零洒满他的脸,他未出世的儿子伤透他的心——我的报告!我的死线!


        想到这里,张先生忍不住忿忿地看向身边的……——卧槽!汪峰!


        张震抑制了一下内心要签名的冲动,又小心瞟了一眼才发现,吴京不知道什么时候摸了副黑超带着,简直可以靠着这个造型趁乱去走一下机场VIP通道,即使万分不幸被抓住了,也不用担心上头条。


        “吴京你这是怎么了?在飞机里还带什么墨镜?”


        “每当我化为人形,我就会深深地怀念我过去的造型。啊!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圈,我现在只能拿黑超来弥补。”吴京作慷慨激昂诗人状。


        张震在心里默默地计算了一下伤害国家保护动物的刑期,还是决定暂时不把旁边那个掐死。张震捂了捂不像大多数主角那样长歪的心脏,感到了新一波的心塞。


        但是文艺青年的自我致郁和自我治愈总是如风那样潇洒狂野的,张震虽然是个户外工作者,却也有一颗文青的心。当他看向云海翻涌的窗外,依旧感到了积极而光明的未来。


        但实际上,未来的心塞还多着呢,张先生。


       

        张先生在北京正式开始了和熊猫精的同居生活,本来想这生活是互惠互利,吴京提供数据,他提供住处。


        计划总是没有变化快。


        也许是成精了就和原来的品种不一样,吴京不喜欢吃笋,热爱甜食,无肉不欢。露着晒黑的膀子穿着白T满街找吃的,而且最近迷上豆汁焦圈,和摆摊的陈大爷混得特别熟。


        万幸他还记得以前习惯。


        而且吴京不喜欢丝竹乐,热爱相声,俩人出门娱乐,一个上小剧院听牡丹亭,一个上天桥听相声,都挺自得。


         大概是在北京的生活过于悠闲,吴京甜食吃得太多要做根管治疗,他犹豫着不肯去,去了路上紧张得抖。张先生逗他,分散注意力。


        诶你什么时候成精啊?建国前建国后?


        后吧。


        建国后不许成精。


        我那个时候没规定!


        张先生看着吴京京眯眼笑,吴京才发现,诶,不那么紧张了?


        医生动作麻利,他俩赶上人少的时候,不一会儿就可以走了。


        吴京捂着脸,看起来还是很难受,眼眶也红了。


         张先生看着他,忽然开口问::诶,不如我们谈个恋爱吧?


         熊猫精疑惑地看他:“我以为我们是一见钟情?”


         张先生被巨大的喜悦击中了。












































短番外


张先生回家没有见到吴京。


只见到一团毛球。


最近没有吵架,又怎么了?


吴京可怜巴巴从毛团里抬起脸来。


发情期。


张先生觉得大事不好。


想想自己也可能是什么成精。


什么啊?


大野狼咯。


评论 ( 8 )
热度 ( 47 )

© Blau feU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