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au feUer

南极企鹅和她的小甜饼工厂

【林秦】侵占

没有劲爆内容,写的还不行
献给我亲爱的小伙伴@火星人觉得地球好可怕TvT  拖延症害人不浅



林涛和秦明确定关系的第二天就是乔迁日,龙番警局的行动力在一刻巨型体现了一把。警局兄弟们派大宝同志亲自上门庆祝这两位的乔迁之喜,一进门,大宝就被吐了一口血,秦明的loft里一半堆满了林涛的箱子,一半堆了他自己的衣架,比泾渭分明还要泾渭分明。

第二次上门就不一样了,林涛的箱子已经拆开摆好了,秦明的衣架上也隐隐约约挂了几件夹克,墙角里堆了几箱啤酒。

第三次大宝甚至发现秦明的书架上医学报告里夹杂着足球杂志。

完了。大宝想。

按涛涛这个入侵速度,下次就得见到涛涛在老秦里了。

不,你们宝哥并没有(随地)飙车。


————————————————————————


林涛和秦明并不是发小,这俩口音都南腔北调的,出生地直线距离好歹也隔了几个列支敦士登。不过感谢上天安排,俩人上了同一所警校。虽然不是一个系,但是差不多同级,林涛在大学体验生活客串流窜犯流窜于各个院系,俩人又被分配到同一个警局,于是(林涛单方面地)互相熟悉起来了。

要问秦明对林涛的第一印象是怎么样的,他其实也不能给出准确的答复,但是给分肯定低于平均线。好比狗竖起尾巴会让猫拱起背,林涛用于增强气场的胡子让秦明很不舒服,他是个会剪干净所有线头对齐西装裤缝线的强迫症患者,恨不得亲自出马给林涛剃了胡子。

秦明忍住了。

秦明在林涛生日那天给他送了dovo razors的象牙剃须刀。

秦明觉得自己暗示得很成功。

然而林涛过两天也依旧一脸胡子,秦明内心有一万个小人在跺脚另一万个跺累了插回儿腰,又不想亲自去问林涛,只好在内心暗暗坐立不安,法医室放着的苹果都给捏出了大力金刚掌印,比当年的武当七侠还惨。

没想到过两天法医协会给他寄医学杂志,因为素来知道他强迫症喜欢四角尖尖的书,发件单位体贴入微,硬是把不算薄但是也偏向二维的杂志用胶带糊成岿然不动的一个砖,秦明对着这完美的一个砖,竟然一下子找不到胶带头,气得又想叉腰。这时候林涛从门口路过,路见不平一声吼,从怀里掏出秦明送他的那把剃须刀,然后用剃须刀帮秦明在砖头上开了个小窗,完了还特别得意地跟秦明说,

“怎么样,老秦,你这礼物灵活运用了吧?”

秦明内心已经掐死了一万个林涛小人,还是要冷静地回答,

“嗯。”

林涛得意地抖着脑袋晃出去了,秦明在背后盯着林涛,想拿剃须刀给这货脖子上也开个小窗。

过段时间秦明生日了,他也没和谁说过自己生日,也没希望过谁给自己过生日。

俗话说屋漏偏逢连夜雨,秦明生日总下雨。秦明生日那天早上就开始下雨,万幸到下班也只是雨丝。秦明顶着雨回到家里,身上半湿不湿的,他正准备换衣服,就传来敲门声。

要是秦明是只猫,这一瞬间,他尾巴毛都炸开了。

不过秦明不是猫,他只是拿了把手术刀,想捅死门外的斯托卡。

秦明猛地开门,见到的却是拎了个包的林涛,浑身湿气还探着脑袋往里看,“嚯!这装修!不错嘛!”

秦明狠狠挥上了门。

林涛非常不抛弃不放弃,框框砸门:

“秦明开门呐!你有本事开门呐!开门……咦你开门了啊。”

秦明冷漠脸看着林涛,林涛硬是挤了进去,挥着那个小包得意地说,“欸老秦,我这是给你送礼物来的,你看我包了这么多层,绝对一点都没湿。”

秦明接过来拆开,是包的很好且一看还有点小贵的领带和袖扣,这时候林涛还在叨叨,“你看我为送你东西都淋湿了,借我套衣服呗,现在外面雨都大了,不如送我回去呀?”

“衣服不借,你自己弄干。”

“那行吧!我在这里自然风干呗,老秦你这电视和沙发借我用用,赶不及回去看比赛了,就当看在领带的面子上啦。”

“可以。”

那天晚上林涛直接在沙发上看到睡着了。

并且没被赶回去。

这是秦明的地盘第一次被人入侵,是人类的一小步,是林涛的一大步,也可能是爱情的第一步。

评论(10)

热度(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