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极企鹅和她的小甜饼工厂

莉安食堂

莉安食堂

现代au,大家一起吃吃吃的故事,背景可能是北京


沈莉安,沈炼,目前是一名片儿警,其实半个月前他这三字头衔还要去掉头俩字改成一个单字“刑”,如果嫌不够长可以加后缀“副队长”,但是因为前段时间他和裴纶双双犯错,因为误伤人质从队长被撸到片儿警,虽然说是查看,但是毕竟工资奖金补贴都大大下降,两个人只能从市中心小套件搬到城中村四合院。

其实裴纶对这还挺接受良好的,特别是他看房第一天发现出门往东走左拐是稻香村,出门往西走右拐有小肠陈,出门左拐坐区间车三站路可以到火烧云,外卖app上“全城小龙虾top10”都在配送范围内,他当即决定,就这儿了,不改了,就是升职回去,他裴纶也要和这片土地共存亡。

沈炼的接受度其实也还行,前文说过了,沈炼是个文艺青年,豆瓣注册年限十年朝上那种,有点“我心安处即吾乡”的情怀在,虽然城中村四合院听着和拆迁办这种兄弟单位有不解之仇,但是也有那股子特别风味,院中有水缸,墙角有青苔,几条天线切开天空一群傻鸟被猫吓跑,沈莉安多年笔友p站网名北斋的太太一看,立刻就定了下周车票过来采风。

沈炼尽管已经被一撸到底,但是片儿警事多,这天他帮三家掏出了墙缝里的四只猫,调解了五家矛盾,跑完片区六条街回家已经是七月中旬天擦黑的八点了。

沈炼和裴纶工作地点离家说近不近说远不远,地铁一站路还要走,实在犯不着挤早高峰,于是俩人天天骑单车上班,也是响应低碳生活。

这么着,俩人就骑到家了,把单车停到四合院里,裴纶还要喊:

“周大妈!明早别蹭我俩单车买菜啊!我们明儿还要上班呢!半路抛锚真活不了!”

“知道了!再说我现在就下楼拔你气门芯!”

沈炼又累又饿,爬上楼给毛喂了罐头,只有心情洗好了两个大土豆,淘好了半锅米,浸着米的时候刷了锅,切好了土豆块,从冰箱里淘换出三根甜香肠和几根半死不活的小葱。

沈炼把土豆和米混合好下锅,加水加油,大火烧开转中火闷着,就去给主子找病历,主子也差不多年龄了,明后天就要转业,不归锦衣卫管辖进东厂了。

沈炼找着了主子的病历,又回过头来洗了手往锅里加姜丝,香肠片,闷上盖子改成小火。

这时候裴纶闻着味儿就下来了,他虽然圆盘大脸像一只著名的猫,可一闻到味儿比狗都灵,沈炼有十分充足的理由怀疑,裴纶住三楼根本不是因为“低层潮我腿脚不好”,毕竟北方能有多潮呢?而是因为住三楼,沈炼一开火热气一往上跑,他第一个就能闻见。

沈炼根本不理他——这人家里备两副碗筷,柜子里一副那边贴着“外卖食品”,一副那边贴着“蹭饭专用”。沈炼第一次听这人说自己“吃百家饭长大”还有一丝恻隐,结果这货过年买了一堆年货回家探亲,沈炼才知道他根本是打小儿就馋,每天一到饭点就拎着饭碗四处跑,仗着自己长得招人喜欢,全院蹭饭,一圈下来就饱了。

这个时候饭也差不多了,锅里隐隐约约传来焦味,沈炼知道这是在起锅巴,但他不喜欢锅巴,准备现在就加调味料,本来他习惯只混合酱油和糖,裴纶吃过一次后就在里边硬加了蚝油和香油,别说,改良版好吃不少。

裴纶急了:“你想干什么!这饭的灵魂在锅巴你懂不懂!”

“我先装自己的,你的留着。”

“我那一半别放葱啊!”

蹭饭还有恁多要求,换人早打他了,可沈炼脾气实在是好,连故意撒歪葱花这事都没干。

沈炼吃了半碗饭裴纶才觉着差不多关了火,这时候锅巴已经起了厚厚的一层。四合院里的灶台烧菜挺费力,烧锅巴简直天仙配。裴纶这蹭饭专用碗是个海碗,米饭堆了个尖儿之后才放上锅巴,这一碗加了土豆香肠酱油鸡蛋,煞是好看,灶台边上的小葱也透着绿,裴纶不知道自己该不该撒上一把。

哎,爱(吃)就是伸出又缩回手。裴纶想。

裴纶坚定了信念,碗里的锅巴看起来更饱满了,一口咬下去,锅巴香脆,靠近饭的一边比较软,但是调料汁的味道从那里渗入,隐隐还有香油香,裴纶忍不住又咬了一大口。

老话说半大小子吃穷老子,两个而立青年吃的也不少,铁锅很快就比舔的还干净。

裴纶半瘫在椅子上,

“啊!沈警官!人民的好警官!拯救人民于外卖!”

“现在到你拯救我了。”

“怎么着咱可不能做那违法乱纪的事啊!”

“把锅洗了吧。”





菜谱来自微博嘤嘤嘤哭泣的小绵羊
真的好吃!大家试试!

评论 ( 17 )
热度 ( 71 )

© Blau feUer | Powered by LOFTER